MENU
關于理工

【特別報道】何以為人師——師德建設大家談之七

 

教師的優秀應體現在哪里?

 

機電工程學院  黃根哲

改革開放之初,本科畢業就可以留校當教師,目前非碩士、博士很難立足于大學。那么,學業優秀就可以擔當大學教師一職嗎?還是需要具備或培養其他方面的素質才能稱得上大學教師?自900年前大學從意大利博羅尼亞誕生起,隨著時代和社會的發展,此標準不斷推陳出新。那么,在當前我國在國際事務上的話語權日見增強、中國制造2025迅猛發展、人民素質不斷提高、高等教育總量世界第一的奮進時代,中國的大學教師應具備什么樣的知識、能力、素質與情懷,才能培養出適應快速發展時代的人才?這是見仁見智的問題。從我個人的角度來看,優秀的大學教師應該具備如下特征:

首先,要能“平視”學生,而不是“俯視”學生。自古“子從父命、臣從君命”的中國傳統思想根深蒂固,反映在師生關系上,表現為教師高高在上、學生唯命是從。這在“學生一杯水”可用“教師一桶水”就可以灌滿的知識傳授時代或許可行,但在現今專業化和綜合化并進的學科交叉融合體系下,任何一個人不可能擁有能灌滿“學生一杯水”的“一桶水”。因此,越是鉆研學問,就越能領悟一個道理:不是掌握的知識越多,未知的世界就越小,而隨著探究學問的逐步深入,會發現更大的未知世界。所以,優秀的教師要放下高高在上的身架,從講臺上走下來,走到學生中間,以“平視”的角度、在與學生人格對等的地位上,和學生進行學術交流、理論探討、真理求索。教師要與學生坦誠相待,不但要分享成功的經驗,還應該分享失敗和挫折的經驗。“弟子不必不如師,師不必賢于弟子”“聞道有先后,術業有專攻”,尤其是在當今知識體系海量、獲取知識途徑多樣的時代,教師不如弟子不是什么怪論。教師如果發現自己確實不懂或有疑問,那么就應該真誠地向學生求教,與學生相互交流和討論,這與當今“以教師為主導、以學生為中心”的教學理念一脈相承。實際上,這樣的教師更能博得學生的贊賞。最不能讓學生接受的是教師明明不懂卻硬要搪塞過去,因為教師即使不說,學生也會從他的面部表情、肢體動作、語言表達上,看得一清二楚。

 

 

其次,優秀的教師應該行為上端端正正,而不僅是語言上苦口婆心。人的感官接受功能是不同的,聽覺比視覺會給人更強的想象力,但聽覺對人的教育作用卻沒有視覺強,這就是所謂“言傳不如身教”的道理。不少教師認為,教師只是專心地講授學科知識,45分鐘的課堂就已經是飽滿有加了,哪有時間嵌入思政?其實這是教師沒有從本質上理解什么是教育。教師是否早早地進入教室與學生和藹地進行學業、生活上的溝通和交流;考慮過教室內開哪個燈光、關哪個燈光更有利于后排學生看清黑板;窗簾開合到什么程度適合PPT屏幕的色差;教師的板書字體多大、用多少力量書寫(涉及到板書的深淺)才能使后排學生看清;采用何種友好而不“傷害”的方式讓后排學生靠講臺就座;講課過程中看到地上有紙屑能否撿起來;講完課離開教室時能否隨手關燈……如果把以上這些任何人都能做到、片刻就能完成的點點滴滴的“小事”匯集起來,怎么就體現不出思政進課堂呢?如果教師見到學生只談遠大理想與抱負、為國爭光、為理工大學爭得榮譽,而在學生論文署名上“師在前、生在后”,這樣的“教誨”又有多少意義?耗費多個日日夜夜用汗水鑄成的SCI/EI論文的獎金,學生畢業離開時,是否歸還給學生本人了呢?學生在校4年的人生黃金時代,感受過多少教師的關心和愛護呢?未曾體驗過母校關愛的學生,畢業后怎么能期待他們感恩母校呢?連孩子都懂,已是成人的大學生能不懂行勝于言的道理嗎?這就是人們常說的“人在做、天在看”,實際上在學校里是“師在做、生在看”。

 

 

再次,在傳道授業解惑過程中,目前大學教師分為教學型、教學研究型、研究型,但這只是宏觀上的劃分,實際上大學不應該有純教學型或純研究型的教師。如果有純教學型的教師,那大學教師與中小學教師有什么區別呢?不就僅僅是把“已知”的知識灌裝到學生這個“容器”的過程嗎?如果有純研究型的教師,大學何其為大學,稱為研究所是否更合適?因此,優秀的大學教師首先應該是研究者,其次應該是傳道者。這兩種職能如同飛翔中的鳥的翅膀,缺一不可。能夠把研究與教學完整有機結合起來的教師才能稱得上是優秀教師。但目前的大環境下,重科研輕教學、重科研論文輕教研論文、重理論輕實踐的現象比比皆是。大學的師資資源、條件保障資源嚴重向科研傾斜的結果,就是學生畢業時得不到與學校水平相稱的資源紅利。另外,從大學教師自身認識和定位角度,優秀的教師應該完美地結合研究與教學的重任。

最后,優秀的教師不應該用課程以外的因素,如分數、獎學金、三好學生以及各種獎勵來激勵學生的學習。相反,優秀的教師應借助于所教學科知識的內在美,借助于該學科所提出的具體問題和學生所能看到的該學科發展前景,來激發學生的學習動機,即內在學習動機。因為開發學生學習的內在動機時,學生采用的是深層學習法(Deep Learning),學生將學習活動看成是一種理解基本概念和意義的積極主動過程,而不是消積被動過程。與此相反,學生學習的外在動機開發結果,往往會產生淺層學習法(Surface Learning)或策略學習法(Strategic Learning),這樣的學生傾向于從一些外在的動機因素得到激勵,他們害怕新的挑戰或知識與能力的課外延伸會影響到績點。因此,他們不敢進行智力探險、不敢馳騁在探究想象力的奇境。這樣的學生來到大學,不是心懷對未知世界的敬畏和好奇心,而是懷揣一張學習清單,只能按部就班推演習題,卻不懂數學推演背后真實世界的物理意義。因此,優秀的教師應該不斷地開發學生的內在學習動機,遏制學生的外在學習動機。

 

注:本文作者為國家雙語教學示范課“工程材料”負責人、2018年高等教育國家級教學成果獎一等獎獲得者

(供稿:黨委宣傳部 新聞中心  審核:于英煥  編輯:賈惠淇)

新疆25选7